葛妍是位極具靈性的舞蹈家,其表演才華很早就嶄露頭角,其作品在國內多次獲得重要獎項,最近更是榮獲“荷花杯”全國舞蹈大賽金獎。
  “舞蹈是一種對話方式,是一種快樂,其實每個人都是舞者,你不要它的時候,你就失去了一個傾訴和表達的渠道,失去了一種快樂。”葛妍說:“我的聲音就是音樂,我的哭泣就是旋律,我的心跳就是節奏,我可以赤腳跳遍天涯海角。我可以跳到80歲,當我選擇舞蹈時,就註定了它不是我一個階段的工作,而是我一生鐘愛的事業。”
  整個童年時期,葛妍都是在“跳”中度過的。上跳舞課的時候跳,在學校負責給同學們編舞、指導,在家時,只要來了親戚朋友,葛妍都會給客人跳舞,跳得滿頭大汗,要擦汗要喝水,葛妍會把擦汗和喝水都設置成舞蹈動作。這激活了她天然的創作能力,而跳多了跳開了自然就開始有了邏輯和節奏。對葛妍來說,從很小的時候,她舞蹈,就是來自生命的情感,不是擺出來的。現在看,葛妍知道,那是她的根源。
  葛妍自認她舞蹈的根基是情感,舞蹈的動因也是情感,她覺得自己來到這個世上,就是為情而來,而正是這個決定了自己舞蹈的高度和狀態。在最初的幾年裡,葛妍只是學習舞蹈基本功,跳過芭蕾,民族舞,現代舞,但大多都是沒有實質內容的機械表達。“後來我慢慢的開始嘗試自己創作,那是很大的情感能量在創作”。
  皮娜·鮑許說“我悲傷所以我舞蹈”,葛妍感同身受。但後來,隨著葛妍的生命開始向陽光普照、廓然虛明的境界行進,她的舞蹈的動因變得化繁為簡了:悲傷我舞蹈,喜悅我也舞蹈,生命在一呼一吸間,所以,生命在,我舞蹈。
  葛妍的舞蹈源於內心最真實的感受與訴求,最激越的碰撞與迴蕩,她對生活細膩敏銳的體察和攝人心魂的表達常常讓觀者潸然淚下。“真正的舞者沒有舞臺,因為到處都是舞臺。我在所有看得見我的地方舞蹈。”葛妍不因為人生階段不同生活狀態不同而不舞,每一個時期她都能展現出生命狀態和人生感悟。她在接受採訪時對著攝影機就跳,為自己內心的表白獨自一人舞蹈,在聚光燈下為千百人舞蹈,在田間地頭為明月清風舞蹈。
  “與其說我超越了舞蹈的概念,不如說我回歸了舞蹈的本質。舞蹈使人與人更貼近了,我的目的就是用最簡單的方式,讓人們都能跟我跳起來。”在大學、在社團、在舞臺、在田野里,人們通過葛妍認識了舞蹈,又通過舞蹈獲得了一種傾訴方式和快樂。  (原標題:葛妍:來自北京的舞蹈精靈)
創作者介紹

租屋網 台中

rn65rnbrt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